白衣渡川

不会写了

【短】花

“听说他要结婚了?”

“报道都出来了,事务所还没声明。”

今天的订单数量可真多,烫金的请帖落款着两人的名字,缠绕的藤蔓攀附着盛放的花。

“她不是xx的饭吗?”

“肯定是知道了……”

目光被放到了身上。

摆弄着面前瓷瓶里插放好的花枝。斜一点?密一点?疏一点?

他会喜欢怎样的花束呢?
是每一部作品杀青后的花,是斩获最佳男主角时的花,还是你们两个人的定情之花。

堇花怎样?你说那是至死不渝的爱。

真可惜没有虹之花的存在。

“OO酱平时那么喜欢xx,现在还接下了xx婚礼的工作。”

“又喜又忧?”

我想起了圣诞歌里的雪花,梦的泪花,抱歉呀,这些花一时半会种不出来。

婚礼还是要甜蜜的,不如就平常的玫瑰吧。

但是我保证新娘的捧花会很好看很特别的,虽然我接不到,可是她拿着捧花走向你时,就如同我在场了,见证了。

祝福你

千千万万个你

独一无二的你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虽然还没有正式说明
但是回校闭关前先撂篇短文在这里吧

🎮🌝💛

去调戏了网易云音乐的两只不明生物
(´∀`; )一问他arashi 他就回:
偶系aiba困,(指另一个不明生物)它系少爷

三次男神捎了一张5x5给我
🤩
开学之际最开心的一件事
所谓的 我的男神帮忙买了我男神们的cd??

【相叶和你】温柔绵长


寒风灌进自己的领口,腾出一只手往上扯高才得以埋进脸蛋,瞬间回兜取暖,相叶想要握住都来不及。

公车站唯独两人在等车。

查看完下一班车在二十五分钟后抵达的消息,切换到最近爱玩的游戏界面,拉拉身边人的袖子:“看我玩这个......”

还没递过去,就被相叶的手机屏幕堵了回来,微弱的背景音乐轻快愉悦:画面里的小青蛙在床上看书。

意识到你俩的游戏不是同一款后,你将手机的屏幕暂时按黑。

伸手去接的同时,相叶君的左手趁机握住你的手塞到大衣兜里,另一手把手机放低方便你看。

“快看蛙蛙看书打盹!”他的指尖虚着圈出游戏的亮点,果然那蛙蛙的头在一点一点,不自觉地说出一句好可爱,相叶也在连连说:是吧是吧。

前些日子你总拉着他看蛙蛙寄回来的明信片,他只是匆匆答应或是瞥一眼,似乎没有过多留意,怎么就玩了起来。然而,自己也不养蛙了,玩起了乙女向的游戏,刚刚好想炫耀一下抽到了心仪角色的珍稀卡。

“ 是新游戏。”你慢悠悠拿过来,伴随一声诶的惊讶声里,那人迫不及待往你这边蹭。

他的目光流转在卡面上金发形象上,随着你的手指点击,看着你被灿烂的笑容感染,赌气用手戳戳屏幕内“第三者”的小脸。

“你看这是我新抽的!厉害吧……哎!别戳坏我们小天使了。”

你点击进入约会剧情,扯扯兜里相叶的手示意他看你手上的游戏。你攻略的角色在雪地中给“你”围围巾,气息扑面而来,最后在你额头落下一吻。

“ 我也可以。” 许久不出声的相叶突然来了一句,被勾起好奇的你开始向他投去目光。

新剪的发型有着好看的鬓角,一直望着车来的方向,你突然觉得兜里的手紧握了一下。

“相叶君。”拉长的尾音,加上加速扑闪的眼睛,笑得十分灿烂。

“ ?”

“你说的,你可以。”








微弱的风袭来,到了脸边又升温不少,你将想去指自己额头的手指收回,毕竟心急的相叶君已在你唇上停留。好像是在抬头的瞬间,柔软的感觉从面传递到心底。

正如游戏卡面上描述的:

他的吻绵长温柔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来自一个氪金不起的人
qwq

bububu

写的什么鬼

我有我的板板画nino了

度翻的日文 nino桑上的证件照 QvQ青葱的二宫学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