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渡川

不会写了

【二宫和也x你】每天回家都可以看见你在装死

(๑˃̵ᴗ˂̵)و 配合bgm食用 听歌后的产物
渣 练笔向




“我回来了。”
拉开门的二宫和也顿时停住了动作,被面前的状况吓得微张了嘴,你倒在了玄关,身下渗出一摊暗红的血,甚至快要漫到他脚边,一片血海,背上明晃晃插着刀。

你偏偏还写明一张纸条:你不出声,我不做饭。

摘下鸭舌帽拿在手里,走到了你身边蹲下,伸手揉揉你这只死尸的头毛,半会才轻轻说:
“今天这样好像很难清理,要是不知情的人看见了,搞不好会被吓晕。”
无奈地笑着将鸭舌帽扣在你头上。

得到二宫先生的肯定,你维持着姿势fufufu笑出了声,不过当二宫听到你说,你去煮饭,他来拖地板时,恨不得将你丢不出门口。

每天回家都能看见你在装死,真的是无法预料明天是怎样的表演。

二宫和也嚼着汉堡肉,在餐桌上看着你想这件事。你嘴角依旧挂着嘚瑟的笑意,他看着你,轻声叹气。

前天,是抱枪死去的女士兵。
昨天,被鱼人布偶压死的路人酱。“我要不要关门走开。”二宫和也不禁这么想。

第二天的下班时间,惯例装死到了,二宫和也站在门外握着门把足足做了两分钟的心理准备,希望你今天放弃装死这个环节,毕竟精疲力尽的他实在提不起精神来配合你。

打开门之后二宫先生依旧被地上的飞箭绊了一下,顺着一只木屐找到了被箭射死的你,更加胡闹的是,这次的血迹被你弄得更夸张。

上次擦干净的地方被你重新破坏,老腰此时隐隐在痛,似在回想三个钟擦地板的辛苦。二宫先生的小尖嗓也使不出了,就冷静地吐出一句话:“能不能不要再这么麻烦。”,绕开一堆揉成的纸,回到书房里瘫在转椅上。

茶色的眼睛漫无目的地环视四周,蹬脚使力让转椅动了半圈,书桌上你两的合影不知什么时候被扣下了,二宫先生现在也懒得去正起来,脚尖碰到了满是白色小罐子的垃圾桶。

可不可以改一下啊,任性过头真的不可爱,像上次背上插着箭就去做饭,滑了一步背上的箭就把桌上的盘子扫到地上。

稍微夸一下就得意忘形,所以还是装作看不见好一点,明明结婚前只要见到她就会很开心,无论多忙都……

手机提醒音响,从口袋摸出看了一眼,接起来听见对方说:“nino桑,工作辛苦了,真的不来吗,自己在家没来得及准备晚餐吧!”

“实在抱歉,今天要陪她。”

对方出奇地沉默了一会,“诶……嗯,那个也请nino桑照顾好自己。”

奇怪。

退回了主页面,看着屏幕两人的合影发了会呆。

结婚以前,收工后就爱开着车四处乱跑,甚至整个晚上和她去了海边看海,对于不能公开的她十分珍爱。

不久终于结婚了,接受来自大家的祝福,工作上也更加有干劲了,拍了更多的电影,少不了和剧组的人在外喝酒,原本许诺陪她的时间渐渐少了下来。

好像看见过她玩着游戏偷偷抹泪,但看见自己回来,又吵着要我教。

想都没想过她只身在家的心情,装死这个把戏好像也是自己冷淡之后才出现的,是想回到以前两人一起的时候吗,真是不明白。

“每天的装死小剧场代表的是我对nino的爱呀!”

还是去道歉吧,想起你说这句话的样子,在低头的瞬间笑出了弧度。

离开书房,走向玄关的二宫和也踩到那堆纸团中一块硬物,往后一滑整个人向前扑倒在地上,吃痛地挣扎了几声,没等来你心疼地呼唤声。

感觉都一阵不安。

抬起头的是瞬间,二宫看见玄关空无一物。

伸手揽过面前的纸团,慢慢展开,原来是一张相片,是你,黑白的你。

二宫和也再次放远视线,玄关什么都没有,没有所谓的装死的你,就是那么干净。





评论(10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