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衣渡川

不会写了

【二宫和也x你】学校迎新




远山的模样在细雨之中显得十分暗淡,校门静静立起一块迎新的标语。为了准时的你依旧冒雨赶到学校,当你看见在教室前边的一个身影时,额前的发微微被打湿了。那人把手别在背后,猫唇半启半合地碎碎念,一旁的透明伞都滴完了最后一滴雨水。

“我的座位在第三组哟,二宫君。”

你凑过去看他正在看的座位表,明明就注意到自己,眼睛还要装作那么专注。

“谁在看。” 瞥了你一眼,突然目光就收回:“走吧,湿漉漉○酱。”

你嘟嘴往上吹动了刘海,喃喃着哪有,二宫嗤地笑出声,然后接过你手上的伞,就上楼去了活动室。

会长已经在组织二年级的同学准备迎新,你抽空匆匆喝了半瓶牛奶,谁叫自己晚起没能安稳地吃上早餐。

“○○同学,没有吃早餐吗?” 你看见卷毛会长的大眼睛充满了关心,“没事的!”

你和二宫被分配到门口作迎接,越下越大的雨最令人心烦。去往校门的路上,有个很窘迫地躲雨的人,蹲在某处屋檐下,过去才发现他提了两捆书。

“我给你撑伞吧。”

当他站起来时你才知道自己误判了他的身高,他的脑袋把你的伞往上撑了几个度,你只好伸直手臂好不让自己打到他。

“谢谢前辈”

“你好高呀!”被他笑起来的样子戳中了萌点,突然热情地和他搭话。

将他送到教室后,你才转回去找二宫。你绕到他身后,轻轻拍了后背:“小学妹们不喜欢猫背前辈哟。完全不可爱,还是刚刚那个学弟帅气!”颇为得意地转起了圈,“吵死啦!” 二宫猫爪甩在你头上,其实刚刚生怕你摔了伸手在你后边护着你。

“去搭讪别人把我丢这里真是差劲。”

他一边微笑地向几名新生致意,一边悄悄吐槽你来。

你随他一起致意,不甘示弱地说:“二宫君也不是因为学妹一句亚撒西就向人家飞眼。”

刚刚那名避雨的学生跑向你,告知你迎新的工作可以结束了,你们三人就很“和谐”地一起回去教室那边,你俩讨论地很热烈,这时感觉有人在做小动作!

二宫不知道什么时候贴这么近来,右手撑着伞,左手就若无其事地勾住了你的不时瞎晃的手,指尖掺和了雨水的微凉和他的温度,你嘴上在说的话明显漏了几个词。

最后你俩走到楼梯间,你想要快步走上阶梯,或许想借此挣脱了右手。

但是,二宫把你拽了回来,并且顺利了转了个方向,你站在高了一阶的楼梯上,可以清楚地看见他的脸庞。

雨后的太阳从云后隐隐透出光,也正好打在二宫脸上,他眯起了眼睛,可这样子茶色混着光更令你着迷。

“我要先上去了。”

你盯着他,说出这句话的声音渐渐减弱。

地上的影子,两个人靠近着,男生握住女生的肩膀,影子重叠了,脸的轮廓融合成一个奇怪的形状。

唇于唇上,两秒还是三秒而已。

“要说:二宫君……”,二宫狡黠地笑了笑。

“我先上去了,二宫君……”

看着你呆呆地发完最后一个音,

二宫才心满意足地拉你回了活动室休息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的 我的七夕就是在学校迎新里度过 寒叶飘零洒满我的脸 唯有利达的巫婆笑能给我一丝温暖

梗的存货已无 欢迎订购

评论

热度(13)